您所在的位置:威尼斯人手机版>数字彩票>黑彩公司-语文报社40周年|三十年前三件事

黑彩公司-语文报社40周年|三十年前三件事

作者:admin

2020-01-11 16:34:45     

黑彩公司-语文报社40周年|三十年前三件事

黑彩公司,由于《语文教学通讯》《语文报》办得好,陶本一老师突然当上了大学的校长。突然当了校长的陶老师拉我协助他主持语文报社的工作。时在1984年至1987年。四年间许许多多的事情,大多淡忘了,但有三件事却记得清楚。

第一件事是在《山西日报》印刷厂砍价。谁也不会想到,《语文报》创办一征订就是78万份!放到今天,想都不敢想。突然“爆表”,措手不及,纸张、印刷、发行,全是问题。很快,连锁效应,突破百万份!这么吓人的数量,在当时的山西,也只有《山西日报》印刷厂可以接纳。从临汾到太原,坐火车得一个晚上。送稿、排版、校对、看样、定稿、签字、付印……一周一来回,校对的还没回来,送稿的又在路上了。年轻的编辑们就这样在来往的火车上流动不息。那时的编印流程,绝非现在的数字时代所能想象。印刷厂一眼望不到边的铅字排版车间,就大得惊人。印数攀升,纸张紧张,印刷厂印价增长的通牒像烽火报警般不时由流动的编辑们传到。报纸订价是一年一度的事,纸张印价是随市场波动随时发生的事。当了校长的陶老师是不能也不会去谈判价格问题的,再说陶老师也真不会讨价还价。平时遇到问题发急只会关起门来跟我们这些学生们发脾气,一到外面,文质彬彬,连大声说话也不曾有过。讨价还价的事儿只能由我出头了。其实,我也是勉为其难。临出发商量谈判原则策略时,陶老师瞪着眼睛下了死命令:只许压低印刷成本,不准提高报纸订价。平生第一次的商业谈判可真是长本事啊,从上午谈到下午,从下午谈到晚上。谈不下去了,就到排字车间、印刷车间、存纸库房看看。还是谈不拢,就喝酒。只为一厘一毫 的高高低低,喝了一轮又一轮,一直喝到半夜 12 点。事后印刷厂厂长说,真没想到你们这些文化人也这么难缠。我也没想到。于我,陶老师定下底线,必须守住。于双方,各自清楚:这么大的印量,再无合适的印刷厂可选;这么大的客户,印刷厂也不肯轻易放手。 更明白的是,虽说对一张报纸是几厘几毫,可上百万就是几万几十万的事了。那时候的几万几十万可不是小数,能有好大的用处啊。

第二件事是除夕夜赶往齐齐哈尔购纸。还是为了降低成本。最初和印刷厂谈的是一揽子买卖,纸张、印制都由厂方负责。价格变动多是由纸张价格变化引起的。谈判时厂方透露,如果由我们自己解决纸张,若有关系的话,价格会有些优惠,还可以免去厂里代办纸张的管理费。和我一起协助陶老师管理报社的王宗礽老师是“老革命”,他说他在东北有老战友,可以找他帮忙。因为印报纸的新闻纸产自齐齐哈尔。既然如此,为着陶老师非要坚持的千方百计压低成本而不提高订价的决心,何不由我们自己直接购买新闻纸呢?可是万万没想到自主采购的难度与麻烦。后来知道,那段时期正是新闻纸相当紧缺的时期。新闻纸是卖方市场而不是买方市场。我们的印量又大,将近200万份,每周一期,用新闻纸近30吨,也就是每周需要一火车皮新闻纸。这么大的量,对已经建立了业务关系的省报印刷厂的压 力也相当大,巴不得由我们去解决。真是书生办事啊,硬是不识时务地把一大块烫手的山芋从别人手里揽到了自己手里。从此麻烦就大了,几乎成为把报纸办下去的头等大事。最惨的一次是已到旧历年的年底,厂方紧急通知,纸张未能按时到货,报纸面临停印危机。 除夕之夜,我和王宗礽老师坐在开往齐齐哈尔的长途列车上,车窗外不时有爆竹的火光和 声响划破黑暗的夜空。虽然有些酸楚,我们还是信心满满。王老师说,大年初一到厂长家拜年,为了几百万中学生能按时看到报纸,再紧张,厂长也得感动得立即发货吧?难道他们家就没有正在念书的学生娃?停印的危机总算度过了,但是,新闻纸的一再涨价,的确给报纸和报社造成了重大影响。真是书生办报啊,后来想想,假若换个思路,也不至于纠结在成本与订价的两难处境之中。比如说,年度订价时,每份报纸加上几分钱,不就可以 从容应对可能出现的波折了?况且,学生、家长也决不会因为加几分钱而订不起或不订他们喜欢的报刊。再说了,即便多一些收入,陶老师也一定会领导我们给中学生、给中学语文老师、给中国语文教育,做更多有价值、有意义的事。

第三件事是“割肉”——自己动手砍掉自己创办的报刊。尽管遭遇了不少曲折,语文报社的事业在陶老师的领导下,还是蓬蓬勃勃地兴旺发达起来。最红火的时候,小小的一个语文报社,居然面向全国,同时编辑发行两刊四报:《语文教学通讯》《中学生文学》《语文报》《小学语文报》《语文文摘报》《小说梗概报》。两刊四报同期总发行高达330多万份。正在兴头上的我们,正做着中国语文报业的“托拉斯”之梦,就被突然刮来的整顿报刊之风吹得七零八落。主管部门说,报刊整顿有量化指标,总量砍掉一半,你们也要砍掉一半。你们办的报刊最多,要带头砍。我们向上申请说,我们的报刊如何受读者欢迎,我们的报刊如何为我们的母语学习服务,我们的报刊如何为青少年健康、快乐成长服务,我们的报刊社会效益如何好,我们的报刊又不花国家一分钱,我们的报刊不仅不应该砍掉, 反倒应该大力扶持。但上面的领导说,你们的情况我们知道,我们也觉得不应该砍掉,我们也觉得应该扶持,可是不这样一刀切,砍不下去啊。你们砍不了的话,那就得我们帮你们砍了。我们说,那还是我们自己砍吧。《语文教学通讯》,首创刊物,已经成为大名牌,语文教师案头必备,自然不能砍。《语文报》,已经发行近200万份,语文报社的招牌, 风行全国,更不能砍。《小学语文报》,刚创办就达到100多万份,《语文报》的姊妹报,系列报,也不能砍。那就只好砍掉其余的两报一刊了。先砍《小说梗概报》,再砍《语文文摘报》,信息量再大再受欢迎也得砍。砍掉两报,拖延着想保《中学生文学》,还是没保住。砍《中学生文学》时,手都软了,下不去手啊。这是第一本从理念到操作,完完全全中学生自己的文学杂志。《中学生文学》,中学生自己办。每期刊名从中学生书法中选,封面画从中学生绘画中选,全部内容——各类文学作品和文学批评,全都出自中学生之手。如此贴心、暖心的自己的杂志,理所当然受到中学生文学爱好者的喜爱,一创刊就是几十万份。没办法,再不想砍也得砍。至今我都想不明白,为什么一定得这么做呢?

也许是想不明白的缘故吧,30年前在语文报社时印象最深的三件事,这件记得最清楚。

(选自语文报社建社 30 周年纪念文集《历史与细节》)

作者介绍

李文儒,故宫博物院研究员,中国艺术研究院、南开大学博士生导师,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、浙江大学兼职教授。曾任故宫博物院副院长、《中国文物报》社社长兼总编辑、国家文物局博物馆司司长。出版专著《走进鲁迅世界》《鲁迅画传》《天地之吻:紫禁城图像》《博物馆的种种可能》《文化遗产的青春问题》《故宫院长说故宫》《故宫院长说皇宫》等,主编《中国博物馆十大陈列精品图解》(一、二、三卷)、《中国十年百大考古新发现》(上、下卷)、《全球化下的中国博物馆》、《中华文明遗迹通览》、“紫禁书系”、“明代宫廷史研究丛书”。 主编过的报纸刊物有:《语文报》《中国文物报》《文物天地》《紫禁城》《故宫博物院院刊》《故宫学刊》。近年发表主要论文:《以紫禁城为核心的三种文化形态》《紫禁城 的图像学意义》《故宫学研究中的价值观问题》《故宫学十年》《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产 业》《论故宫文化的博物馆化》《传统文化的现代转化》等。

上一篇:春节宅在家,这20部电影必须要看!
下一篇:看过来!清溪这位“非遗”大叔请你品尝最纯正的“清溪味道”
(责任编辑:admin)



Copyright 2018-2019 woolengrace.com 威尼斯人手机版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